English Version

|资料库|招标|招聘|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新公益理念 > 延伸阅读 >

《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十周年庆特刊(四):与穷人肩并肩

2013.05.27-Accumen

 

    敏智基金的十年探索,证明耐心资本确实有效。那么,影响力投资领域又面临哪些挑战呢?

 


   
    原文链接: Standing with the Poor, by Jacqueline Novogratz, Stanford Social Innovation Review, Spring 2013

    作者:杰奎琳•诺沃格拉茨(Jacqueline Novogratz),是敏智基金创始人和CEO,《蓝毛衣》(The Blue Sweater: Bridging the Gap Between Rich and Poor in an Interconnected World)一书的作者。

    翻译:赖佐夫

    十年前,当《斯坦福创新评论》横空出世的时候,影响力投资的理念正开始生根。包括草根资本(Root Capital),奥米迪亚网络(Omidyar Network)和敏智基金(Acumen Fund)在内的先驱们,开始设法使慈善资本更有效率地为穷人服务。我们看到无论是市场,抑或自上而下的政府,还是援助,没有任何一种方式能独立解决贫困问题。这些具有重大意义的投资和慈善界的合作令人鼓舞,其中包括洛克菲勒基金会(Rockefeller Foundation)、斯科尔基金会(Skoll Foundation)和一群具有超前意识的人,正是他们看到影响力投资在社会变革对话方面带来新景象的潜力。我们没有清晰的路线图,因此只好开始探索并从工作中学习。

    十年之后,我们知道耐心资本是能起作用的。我们的8000万美元投资创造了5.8万个就业岗位,影响了1亿多人。此外,现在在影响力投资领域相关工作的机构达200多家,其中一些机构寻求经济回报,其他更多的则是关注社会回报。随着更多的影响力投资基金成立,一个新部门已经浮现。Aspen发展企业家网络(The Aspen Network of Development Entrepreneurs)作为行业协会积极推进这一领域专业化,并创建论坛来分享智识和经验。全球影响力投资评估体系( Global Impact Investment Rating System,GIIRS)为各影响力投资基金间的结果比较提出了指标。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负责的影响力报告和投资标准(Impact Reporting and Investing Standards,IRIS)体系则正在为比较更具相关性而制订标准。我相信最终这些探索性工作将影响更多的企业,他们也会像我们一样认识到,墨守成规、“一切照旧”的方式,不能解决贫困问题。

    随着影响力投资成为主流,我心中有许多话想说。对创业者而言,在市场已经失效并且援助最终减少的地方创造新市场,是一项长期、复杂和困难的工作。在未获得满足或不存在市场的地方,人们每天的收入很少,要让它走向规模化经营,不仅需要资本,同时需要领导力、管理支持和更强大的支持系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来帮助社会企业成长。这都需要一种客观、理智的耐心以及坚强的决心,来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容易的事情。

    在接下来的十年,我相信敏智基金和影响力投资领域将需要正视几个问题。首先,我们需要就不同类型的社会企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需要什么样的资本和技术支持进行更差异化的对话。我的同事Sasha Dichter和Rob Katz,与摩立特普惠市场部门的人员一道,就这一主题撰写了深度研究报告——《填补先锋断层》(Closing the Pioneer Gap),发表在了《斯坦福创新评论》的2013冬季刊上。可以这么说,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慈善和更多愿担风险的资本,帮助早期阶段的商业,为他们应对创造服务穷人市场中的挑战导航。

    其次,我们需要明确,在为社会创新的成长、规模化推广以及对接现有市场而创建一个生态系统的过程中,政府、公民社会和企业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在解决贫困问题时,影响力投资能充当催化者,但它并不是一柄尚方宝剑 。服务于穷人的商业成功需要的不只是投资资本,它们同时需要有效的销售渠道、严格的监管制度、市场进入机会、规模化推广所需的技术支持等这些基础设施条件。例如,政府在创造受人欢迎的商业条件方面至关重要。但对低效率市场的企业而言,如提供类似洁净用水、卫生和医疗预防产品和服务的市场,政府也可以提供战略补贴帮助这些企业成长。大企业可以帮助把低收入人群接入可靠的供应链,这同样也能让跨国企业受益,因为它们也希望扩大新兴市场份额。

    第三,我们需要进行有力的影响力测量,帮助世界理解资本是如何被利用来建设我们想要创造的社会。通过Pulse [*]、GIIRS和IRIS的开发工作,这一部门在迈向建立更可行的测量方面迈出了第一步。随着部门成长,并在未来数年可能吸引数十亿的投资资金,我们需要更坚实的规则来明确经济和社会回报的权衡取舍。

    对影响力投资感兴趣的人常常说的一句话是“通过做好事来获得成功”,此理念是他们能在产生积极社会影响的同时产生良好的经济回报。这一思路则意味权衡是不存在的,尽管我们(常常还是通过非常艰难的方式)知道它们确实存在,尤其是当我们在遥远偏僻的地区,面对的是低收入市场时。我们需要更好的衡量(指标)来明确社会产出,帮助我们理解我们的投资是否以及如何能创造更多的尊严和选择。

    第四,这或许是最难的,我们必须开发人才和具有道德担当的领导力,面对真实世界,并用胆识和技术去想象,去建造一个理想世界。我们投资组合下的公司不断地提及人才缺乏是他们最大的挑战。一些公司在短短几年就从十来人发展到一千多人。你可想象招聘的难度、对新的管理层方式的需求以及为如此般增长所需的培训。因为旧体系以及旧商业方式已被证实无法满足当前社会的最大需求,这个世界已彻底改变,确实亟需领导力。

    我们生活在一个历史机遇难逢的当下。我们有解决全球挑战难题的工具、技术、意识和理解力。影响力投资需要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问题不是“做不做”,而是“如何做”——如何让我们坚持专注在利用投资,将其作为手段而不是终点的道德核心上,目标是建造一套可持续、可推广的制度,让低收入人群拥有选择和真正的机会。因为这不仅是穷人尊严的起点,也是我们所有人的起点。

[ 返回 ]


首页|站点地图|友情链接|联系我们|版权声明

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版权所有并保留一切权利隐私保护

技术支持:益云